刘国祥研究员:红山文化晚期已进入初级文明社

更新时间:2019-02-27

  刘国祥坦言未预觉得这种情况,认为《红山文化研究》专著中的英文提要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养、著名艺术史专家贝格利校改鉴定,使该书核心学术实际和观点易于获海外读者理解与认知。同时,这也说明与中华五千年文明形成和发展密切相关的红山文化领有重要考古学价值,红山文化独特的艺术价值,包括特点的玉雕、精美的彩陶等,获得了世界广泛认可并引起共鸣。他表示,《红山文化研究》在海外热销,对扩大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增强中华文化的软实力等具有重要意思,对中华文明和世界不同地区文明的比较研究也拥有重要学术价值。(完)

  中华民族爱玉跟用玉的传统距今已有8000多年的历史并连续至今,是中华传统文明的核心内涵之一。在中华五千年文化形成的早期发展阶段,玉器是贯通天地、沟通祖灵和神灵、彰显礼仪的核心物质载体,秦汉当前至明清,在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造成和发展的进程中,“玉器发挥出持续文明血脉、凝聚民族的共识等重要功能”。

  未曾中断的精神成就是中华五千年文明重要支柱之一,“甚至你会发现,红山文化的精神理念离我们很近,五千年的文明并不遥远,咱们当代人跟祖先是心灵相通、传承至今的,中华五千年文明就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刘国祥强调,中华五千年文明过程的精神成就,也是当今文化自信的重要基本。可能断定,在距今5300年到5000年,红山文化已进入文明社会,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

  中新网北京2月21日电 (记者 孙自法)“红山文明造成于红山文化晚期晚段,距今5300-5000年,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中的重要一元”“红山文化晚期玉器的雕刻和应用,形成了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玉礼制状况,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形成的重要标记”“红山文化时代已呈现中华文明传承至今的天地崇拜、先人崇拜、龙图腾崇拜”……

  红山文化晚期,玉器的种类和数量显明增多,玉雕技巧取得奔跑性进步,并形成以玉为载体的礼制形态和以玉龙为表现形式的龙图腾崇拜,这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形成的重要标志。其中,红山文化玉礼制系统具备唯一性、使用功效多重性、使用者特殊性等三大特点,是目前可能确认的、中国最早的礼制状态。玉龙的出现则是红山文化先民奇特崇拜龙图腾的重要证据,红山文化玉龙造型分为C形玉龙、玉猪龙两类,玉猪龙对商周时期蜷体玉龙的造型产生直接影响,为中华龙的本源。

  “我们以为,红山文化存在巨大的物资层面成就,但更应该重视红山文化精神层面成绩,对红山文化精力领域、精神造诣的探索十分重要,这是咱们断定红山文化是否进入文明社会的核心尺度。”红山文化时期涌现天地崇拜、祖先崇拜、龙图腾崇拜,这三种崇拜观点发展成熟并且有相应的物质文化遗存,就是进入文明社会门槛的一个重要标志。

  刘国祥介绍说,红山文化历时1500余年,分为早、中、晚三期,每期又可分为早、晚两段,早期距今6500-6000年左右,是红山文化孕育和形成期;中期距今6000-5500年左右,是红山文化全面发展阶段;晚期距今约5500-5000年左右,红山文化发展进入鼎盛期,社会内部发生重大变革,并终极形成红山文明。

  考古研究既重物质遗存,又重精神传承,这也是高下两卷150万字专著《红山文化研究》的重大实践翻新之一,令人惊疑的是,这部纯考古学研究的中文专著,近期通过互联网电子商务网站热销澳大利亚、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墨西哥等国,备受海外“粉丝”追捧。2018年11月,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也获赠一套《红山文化研究》,获悉这是一部对中华五千年文明来源研究的重要学术著述时,潘基文非常高兴,大加夸奖。

  他特别指出,作为迄今范畴最大的红山文化埋藏和祭祀中心,上世纪80年代初发明和发掘且至今仍在连续进行旷野考古工作的牛河梁遗迹,掀开了红山文化研讨新的篇章:该陈迹主体分布范围达50平方公里,发现祭坛、女神庙、积石冢等祭祀和墓葬遗存,最关键的是出土一批存在典型地域特色和时代风格的红山文化玉器群,培育中国史前玉器发展史上第一个高峰期,与良渚文化成为中国史前两大玉器雕刻和利用核心,对研究长城南北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关系具备重要价值。

  红山文明是在红山文明基础上的辽西地区新石器时期文化发展的高级阶段,其主要标志有三:一是以建造、玉雕、陶塑为代表的高等级技能才干的出现;二是等级制度确破,玉礼制系统构成,特权阶层浮现,独尊一人式的王权确破;三是公共信仰和祭奠礼节系统成熟,以祖先崇拜、天地崇拜、龙图腾崇敬最具代表性。红山文明所揭示出的社会管理体系是神权跟王权的同一,而以种植粟、黍为主导的成熟旱作农业体系和发达的渔猎经济传统,也助推了红山文明的诞生与发展。红山文明中心散布区所在的内蒙古敖汉旗,也成为中华五千年文化的重要起源地之一。

  致力于红山文化考古挖掘研究、出版蜚声海内外学术专著《红山文化研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国祥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表示,从1935年红山文化遗存被首次揭示,到1954年红山文化正式命名,再到红山文化原野考古考核、发掘材料的始终积累与深入研究,最终确认在距今5300-5000年的红山文化晚期晚段,以牛河梁大型埋葬和祭祀遗址以及旺盛沟、那斯台、哈民忙哈等不同规模的聚落遗存为代表,红山文化所在的辽西地区已进入初级文明社会。这象征着红山文明已正式形成,成为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与中原地区古代文明彼此影响、融合发展。

  针对红山文化晚期是否形成并进入文明的学界争议,刘国祥说,诚然有观点称只有城市、金属器、文字的出现才标志着进入文明,但多数学者认为,这一标准在世界范围内并不具有普遍意思,比喻玛雅文明、十八王朝以前的埃及文明不出现城市,南美洲的印加文明不文字等,因此,不同地域间文明化进程和特征不一,判断标准不可人为硬性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