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歌也可能“一键美颜”

更新时间:2019-02-27

  就在去年,市面上浮现了一款蝰蛇3D旋转音效,开启后通过耳机能够霎时实现让歌曲在耳朵里滚来滚去、穿过大脑的听感,可以理解为音乐VR,不少网友还戏称为“晕歌”。

  他宣布的一款音效小样获得了10万+的使用人数,比较社区里那些应用人数高达上百万、上千万甚至破亿的人气音效还稍显不足――制造一款音效,真不比写一首歌要容易。但小周也自信满满地表现,只有技术到位,终有一天自己必定可以做出令百元耳机听出千元效果的作品。

  音效技术的出现拓宽了音乐的表白属性,“一键美颜”也不全是为了寻求音乐美感的极致,有时候也可以是因为好玩有趣。

  最早的一批90后已经开始念旧,音乐发烧友小周最近就迷恋上“黑胶唱片音效”,通过音乐播放器可以模仿老式唱片机的成果,从1900年到2010年,不同年代的黑胶唱片机都可以完美模拟。例如听《铁血赤心》就一定要搭配1980年的唱片机,刹那穿梭时空,进入港台音乐的黄金时代。

  然而小周并不像父辈,走上硬核玩家的途径,反而对音效这类软件技术发生了浓厚兴趣。他并不完全认同父辈的听歌方法,认为高端的音乐硬件诚然很厉害,但如同锦衣夜行,它无奈便捷地分享给友人,展示给民众,缺少一点互联网属性。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单独享受,如醉如痴,不是年青人的玩法,或者“愿意表白、懂得分享”才是这个时代年轻玩家的形象注脚。

  最近小周正盘算发布一款适合在地铁嘈杂环境下听歌的实用音效,它的创作灵感源于与父亲赌气。老周不知从哪里学来一个新词,说所谓的音效实际是一种加特效的行动,是在技术舞弊,让音乐失真。但小周破马回怼,“你外出旅行拍照还不忘了美颜一下,那也是一种失真。”

  小周介绍说,这类音效早年间也有过,但用起来十分麻烦,需要独自就一首歌从新编辑整理。然而目前的蝰蛇3D旋转音效已经实现了直接对任意一首歌曲进行技术加持,毫不吃力,这才是真正的技术改造。

  小周听歌不仅玩音效,本人也尝试通过软件制作DIY音效,比喻可以让一首歌听起来更存在古风味道,或者是似乎置身于KTV包厢,又或者是让一首歌里的人声盖过伴奏,等等。有时候,轻柔的音乐搭配上重金属音效,也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反差后果。

  小周当初在酷狗音效社区上,还准备申请认证成为调音师,在社区上发布自己的原创音效,探寻职业化道路,他也因此结识了各路玩音效的大神,这其中还有不少是00后。

  拍照片可以修图、美颜,听歌同样可以“大眼”“瘦腿”“磨皮”。其中的音效技术涉足于电影、游戏、音乐等范围,不仅满足听觉上的享受,更逐渐成为年轻人抒发自我的社交新方式。

  就比方你拉着小错误去听古典音乐会,或者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享受HiFi音响的震撼,终归是徘徊在小圈子里。

  但音效技术是具备大众性的,在追求极致美感的同时,还可以让原来属于私家感想的听歌举动,产生社交属性。大家会对某一种音效有辩论、有翻新、有脑洞,彼此分享自己花心理调试出来的最佳效果,这才叫玩音乐。互联网时期本就应当是无社交、不听歌的。

  康了烦 来源:中国青年报

  小周在接触音效技巧之前,已经是一名“烧二代”,他父亲老周是资深的HiFi音乐发热友。常言道,单反毁终生,HiFi穷三代。HiFi意指高保真,可能高度还原现场原声,这类器材自然也价格不菲。

  听歌也可能“一键美颜”

  小周后来与其余玩音效的友人谈及此事,大家也都表示音效技能并非是平心而论,而是将音乐中原本的亮点依据个人口味进一步放大。现在,良多音效投入到车载音响、家用音响当中利用,这是一种可供分享的私人订制。